久久小说下载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重生 >长公主拒绝火葬场(重生) > 第6节

第6节(1 / 2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第10章 拒绝

满室寂静,只有风吹过窗子轻轻的簌簌声。

黎观月不想再问类似这样的奏折还有多少,她只觉得疲倦极了,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,想要立刻离开这里,回到她的长公主府去。

她放下那本奏折,咽下满腔难受,淡淡道:“引水一事你暂时先放一放吧,我还要查明一些事情。”

她顿了顿,想到那本奏章,又补充道:“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派人先检查一下沿途渠道而已,你若是信不过,就派自己的人去,把消息告诉我就好。”

黎重岩猛地抬头看她,咬了咬唇,小心翼翼地看着她道:“阿姐……你别这样和我说话,我不是故意的,你要怎么做我都没意见的……”他的尾音里甚至带了些许不易察觉的哭腔。

而黎观月此时只觉得看着就心烦意乱,她根本不想再琢磨黎重岩心思,只是道:“陛下自己决断吧,观月不敢僭越。”

说着便行礼要走,而此时,恰好门扉被叩响两声“笃笃——”,赵禄的声音从外面传来:“陛下、长公主殿下,午膳已备好了。”

黎重岩像是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,他从御桌后快步走了出来,三两步就拦在黎观月身前,用手拉着她的衣衫,小心翼翼又充满期待和讨好地说:

“阿姐!先留下来用完午膳再走好不好,我吩咐御膳房做了你最喜欢的糖蒸酥酪,我们小时候经常一起吃的!”

阿姐刚才分明是被自己伤到了,流露出那么伤心欲绝又脆弱的表情,黎重岩心里充满了愧疚和悔恨,恨不得将当时鬼使神差的自己打一巴掌,阿姐虽然有时强势,会越过他直接处理政务,可黎重岩心里清楚,她是绝不会有私心的。

自己这么提防,是个人都会难受,更别说是处处护着他、为他殚精竭虑的阿姐了,他再怎么孩子心性,都知道绝对不能就这么让阿姐走了,至少要留住她用完午膳,再好好道个歉,阿姐从小就惯着他,这次也一定会原谅他的!

可惜,事情并不像黎重岩想的那样顺利,黎观月听了他留她用膳的话,脑海里却想起了前世。

那是距离她被指为“谋逆”、不是真正的长公主的前两个月,她进宫来找黎重岩议事,临近午膳时想要留下与他好好谈谈,她不想与弟弟之间闹得太僵。

但黎重岩却直接拒绝了她,只是道自己没胃口,不想用午膳,对她欲言又止的眼神视而不见,将她一腔服软的心思都堵在了口边,她只好将那些话都吞了回去,烈阳下悻悻地回了长公主府。

可是后来她才知道,那天黎重岩拒绝她根本不是什么没胃口,而是因为那天正是他与所谓的“亲姐姐”南瑜相认的日子。

御膳房准备了丰盛的饭菜,可不是为她。就在黎观月走后,他与南瑜共同享用了那顿“认亲宴”,并在那场午膳上,初步定下了如何悄无声息地扳倒她的计谋!

直到黎观月死在山洪中,他也再没有和她共用过膳。

思及此,黎观月只觉得心头一阵阵泛恶心,她抑制住自己不要脱口而出什么恶言,轻飘飘地看了黎重岩一眼,道:“陛下自己用膳吧,我今日身子不适,没什么胃口。”

推门,她毫不留恋地走了出去。

黎重岩愣愣地站在原地,手里还残留着刚才黎观月袖口划走的触感,他想起刚才阿姐向他瞥来的那一眼,觉得浑身发冷,那一眼里包含的失望、冷漠、悲伤,是他从未见过的。

……

黎观月独自走在宫道上,自从经历过前世双腿残废、如废人般在轮椅上坐了两年后,重生回来还有健康双腿的她就再也喜欢不起来乘坐轿辇。兰芝被她打发先回了长公主府,而她独自一人行走在这所她长到少女时才搬离的宫殿。

皇宫,皇权的象征,重重宫殿无不是雕梁画栋、飞檐斗拱、美轮美奂,是天下人都心向往之的权力之巅,可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明白,那些巍峨宫阙、血色朱墙里的景色并不比外面美好多少,诡谲心计、兵不血刃才是常态。

多少在权谋之争中被吞噬的初心、真心,都埋葬在了这些红墙金瓦下,化作青史上的一声叹息。

她的思绪正漫游着,忽然,一道略带诧异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:“长公主殿下?”

黎观月回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如点漆般黑的眼眸,来人暮春时分仍披着一件玄色暗银纹的大氅,却不减身形清瘦,他容颜苍白,透着几分病态孱弱,挑着一边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
应娄,曾经在东宫时教习黎重岩的太子少傅,如今官至礼部尚书。

黎观月看着他,唇边的笑意慢慢隐去,眼前的人别看体弱,走两步咳三声的样子,实际上却命大的很,是她的心头大患。

“听闻公主前几日坠马受了惊,可无大碍了?”应娄先开口,笑眯眯的样子加上关心的口吻,听起来还蛮真诚。

可黎观月和他交手多年,那里会相信他真的在关心自己,唇边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,道:“坠马是真,受惊就不一定了,毕竟本公主的身子还是要比应大人好那么一些。”

应娄脸色未变,慢慢道:“公主无事就好,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就放心,毕竟您把持着大越的朝政,没了您,陛下、吾等大臣、还有大越的黎民百姓真不知怎么办才好。”

他的眼睛盯着黎观月,轻笑道:“您太重要了,吾等真不敢掉以轻心,是吧?”

“对了。”他突然看向黎观月身后来时路,似是想起了什么,道:“您刚见了陛下是吧,怎么没用午膳?不会是与陛下闹了小意见吧。”

黎观月看着他一人在那里自说自话,眼神冷冷的,她笑着,漫不经心道:“应大人,那道奏折是你送到御书房的吧?或者还有……我猜,引水一事也是你劝崧泽郡郡守在朝堂上禀报的吧。”

应娄挑眉,脸上的笑更大了,他的眼神里流露出赞赏,甚至点点头,道:“殿下真是聪明。”

见他承认,黎观月脸上的笑一寸一寸沉了下去,她盯着应娄,面无表情警告道:“应、大、人,我劝你不要妄图离间我与阿岩,阿岩尊重信任你,视你为良师益友,可我和他不一样。”

“如果你一意孤行、不知天高地厚,哪怕你是朝廷命官、民间威望多高,我也不介意先杀了你,再向天下谢罪。”

最后一句话黎观月说得缓慢,却掷地有声,应娄闻言一怔,止不住地咳了几声,他从咳嗽中平复下来,无奈地道:

“可是长公主殿下,若你与陛下真的互相信赖彼此、亲密无间,又怎么会被臣的话所离间呢?”

更何况,在他的小动作下,她和黎重岩确实已经不复以往。

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的表情,应娄弯了弯唇角,叹了口气,道:“怎么办呢,公主,陛下确实更相信我呢,你不被信任,臣也没办法啊。”

作者有话说:

还有两章,晚上12点前会放出来。

男主前一章已经以没有姓名的方式出现过了喔!

求评论!求评论!

评论给作者更新的动力~

第11章 应娄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