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重生 >长公主拒绝火葬场(重生) > 第11节

第11节(1 / 2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愣了一下,应娄看看那盘糕点,装作不经意道:“长公主殿下还真是挂念陛下,这么久了,不仅帮陛下分担政务,还一直还把陛下当做孩子,连喜好忌口都清清楚楚,臣真是羡慕啊,只是可惜,臣是家中独子,没机会享受手足情深了。”

黎重岩听了,喜滋滋地笑了,带着些满足和骄傲地道:“那当然,阿姐一直待朕极好。”

应娄微微一滞,脸上笑容也浅淡了些,以往只要说黎观月还把他当做孩子看待,黎重岩怎么也要别扭一下,有时还会抱怨自己明明是皇帝,却还要被阿姐管着,今日怎么突然转性了?

他试探着开口:“陛下近日与公主议过朝政吗?”

黎重岩摸摸头,“唉”了一声,道:“阿姐自坠马后看着心情似乎一直不好,已有好久未曾来过御书房了。”他小声嘀咕道:“折子攒了一大堆,朕看得头都大了,真希望阿姐赶快来帮朕分担些……”

原来是因为近日没插手朝政的缘故……应娄心中微微一松,这不是什么大问题,这姐弟俩性子很不一样,一个果断狠厉,一个平和中庸,两人经常因为不同的意见争吵,小皇帝争不过,也听不进去黎观月说的那些话,只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当着没威严,久而久之,心里就累积起了怨气。

他不时有意无意地说些模棱两可的话,暗地里煽风点火一下,两人的关系自然就会紧张起来。这一招应娄从几年前就用,早已炉火纯青,也很有成效,最起码,黎重岩懂得防着黎观月了,前不久两人还因偷藏了奏折大吵了一次。

可一直以朝政为契机突破,也未免太慢了些,比如说就像现在,黎观月只要不直接干涉小皇帝的决策,黎重岩就亲近起她来了,也不是个办法……

应娄眯了眯眼,突然想到了什么。他扫了一眼桌面上的科举名单,装作才看到,问道:“陛下,既然已经放榜,那是否应该准备琼林宴,哦,各人的官职也当尽快安排,留京或外放也该决断……”

黎重岩头疼地敲敲太阳穴,一边绕到书桌前,一边道:“朕还有几月才到十五生辰,这一天天的,未免太累……”

他坐下来,很自然道:“少傅,阿姐不在,那你来为朕相看也可,看看这些才子,有什么合适的官职?”

自他开蒙时,应娄就作为先帝亲指的太子少傅教导他,他初登基时,黎观月忙于琐事无暇照看他,帝王经略、驭臣之道等等,都是应娄一字一句教给他,两人虽是君臣,却更像是忘年之交。

天下人中黎重岩除了自己的阿姐,最信任自己这个老师,有些政务让应娄给些建议,他没觉得有什么问题。而黎观月却总觉得不该如此信任一个臣子,尤其是应娄虽有贤名,待发妻却凉薄,更让她抵触应娄,姐弟两也为此有过分歧。

应娄等的就是这句话,他笑道:“为陛下分忧乃是臣子本分……咦?他怎么也在上面?”

话说一半,他惊讶道,黎重岩疑惑地看过来:“怎么了少傅?你认识这其中的人?”

应娄转过头,面色奇怪道:“臣惊讶于……这位探花郎。”

“怎么了?侯府宋氏……宋栖,他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应娄抿抿嘴,迎着黎重岩的眼神,叹了一口气,神色复杂道:“前几日在宋府,长公主殿下……与这位发生了一些过节。”

黎重岩来了兴趣,追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应娄垂下长睫,似是惶恐:“只因此人跌破了杯盏,不慎冲撞了殿下。公主斥责了他生的低贱,不堪大用,当着众多贵女的面,令他膝行跪爬,羞辱了……这人的生母。”他的话语轻轻,每一个字都在唇齿间辗转,却渗着满满的别有深意。

“仅仅这样?阿姐不是那样的人,怎会因为一件小事就……”黎重岩震惊极了,不敢相信地看着应娄,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反驳。

应娄看了一眼他,摇了摇头,道:“许是有什么误会,臣也愿意相信长公主不是那等嚣张跋扈、睚眦必报之人,留意这人也不过是因为曾在殿试中,看他政论与吾等相近而已,陛下勿惊,是臣话多了。”

黎重岩看看应娄,又看看手中的名单,宋栖两个字格外醒目——他略有印象,这人在议政一科中谈到自己的见解,虽赞同皇帝所支持的新党,却对黎观月的手段、政策有些意见。

他支持自己,却反对阿姐。

黎重岩心里突然莫名一动,无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纸张,眼神微闪。

……

出了皇宫,应娄长出了一口气,轻轻咳了两声,脸色更加苍白起来,这时,角落里等待的下人看见他的身影,快步上前,凑近低声道:“大人,探花郎宋栖前去府中拜访。”

应娄挑挑眉,露出满意的笑容,点点头,示意道:“走,回府看看。”

他进入府内,远远地就看见一人站在堂中,背影单薄却如松柏般挺直,沉默地喝着茶。

应娄走近,宋栖的面容在氤氲的水雾中清晰起来,乌发朱唇,是极为浓墨重彩的眉眼:“应大人,在下宋栖。”点漆般的眼眸和眉直勾勾地望过来,应娄心里一跳,

“宋侯府宅中多龌龊腌臜事,探花郎能拔萃而出,榜上有名,实属不易啊”他坐下来,笑眯眯开口。

宋栖面无表情,抬眼看他,道:“应大人在揭榜前便派人来接触我,想必不是为了恭贺这么简单,我不蠢钝,大人什么意思直说便是。”

没想到他这么直白,饶是应娄都怔了一瞬,很快,他回过神来,抚掌笑道:“不愧是探花郎,真是爽快!既然如此,本官也不绕弯子,只是想要招揽贤才入我麾下,不知探花郎意下如何?”

宋栖早有预料,沉默地听着,语气平静道:“大人说笑了,天下学子都乃天子门生,何来入您麾下一说,况且,栖才识浅薄,恐怕不能担得起大人厚爱。”

他放下手中的茶盏,竟然是当下就要走!

应娄眉头狠狠一跳,没想到宋栖竟然是这么个性子——朝中重臣亲自拉拢,还能面不改色地拒绝!

眼见着人已经站起身,应娄沉声道:“小友未免想得太简单了!”

他缓缓站起身,走到宋栖面前,道:“前朝侯门势力已衰,现在是新贵们的天下了!据本官所知,你们母子在宋府过得艰难,宋候未必对你上心。一个探花而已,你可知青史中多少探花籍籍无名?没了家族帮衬,才华再好,也不过尔尔,仅凭你自己如何出人头地?如何为你母子两人扬眉吐气?”

他看着宋栖仍无什么波澜的脸,忽而笑了,苍白的面色带了一点阴翳:“宋小友或许不知,几日前长公主殿下在众贵女公子面前责令你跪行一事,已经传遍了京畿,连带着你与生母身份低贱、不堪大用的评价,都传到了陛下耳中。”

看着宋栖终于起了波澜的眼神,应娄脸色由凌厉变得温和,他道:“陛下与长公主殿下姐弟情深,你猜,你还有在他们姐弟两人面前出头那日吗?”

“长公主自幼强势,喜怒不顾他人脸色,本官知道,你耻于被她这般羞辱,可你区区一个庶子,身份低贱,如何能出这口气?”

他的笑容变地诡谲,似是喃喃:“不如投入本官麾下……有朝若公主失势,当日膝行斥骂之辱便可得解决。”

应娄脸上温和,而语调却极冷,似是寒光乍出于鞘,泛起森森恶意。

听到黎观月的名号,宋栖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裂隙,他定定地看着应娄,对方气定神闲的笑容不知怎么的,就让他想起了那日黎观月向他勾手时,脸上的那抹笑。

华服的女子倚靠在座上,层层叠叠的衣摆逶迤而下,环佩叮当、珠钗琳琅,日光在簪尾跳动,跃入眼眸中。

她的笑里含着不屑和莫名的、浅淡的恨意,一点淡红色的唇珠,吐露出的话语让他难堪,却又因着那样瑰丽的面容,莫名让他心中发热。

他喉结滚动了两下,转向应娄,眼前男人苍白羸弱,眼眸深处藏着一抹深不可见、浅淡微薄的恨意。

恨什么呢?

宋栖低下头,他不在意应娄的那些心思,恨与不恨与他无关,只是应娄说起黎观月,确实让他的心微微一动。

思虑着,宋栖低着头久久沉默,应娄也不急,气定神闲品着茶,等待他的答复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