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重生 >长公主拒绝火葬场(重生) > 第11节

第11节(2 / 2)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
良久之后,似是下定了决心,“应大人,今后还请多关照在下了……。”宋栖抬起头,唇角勾起,眼尾一点红痣晃动着。

……

长公主府,漪兰堂。

黎观月正在小憩,兰芝匆匆而来,望着紧闭的屋门,面露难色。

在原地焦急地踱步几下后,她一咬牙,伸手敲响了屋门:“殿下,殿下,有人来访。”

黎观月正陷入梦境,前世所经历的种种在脑海中翻滚,一会儿是黎重岩冷漠的眼神,一会儿是南瑜得意狠毒的神色,梦境的最后,百姓们围拢在她被赶出京畿时的马车前,声声咒骂、句句怨言,突然,一个黑衣人冲出,手中一柄短剑狠狠向她面中刺来!

“不……!”

黎观月猛地惊醒,眼前好似还弥漫着大片大片的猩红,冷汗出了一身,惊魂未定之时,兰芝的呼唤声传来,她才慢慢回神。

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,她慢慢起身,走到门口打开门,疲惫不堪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她脸色很不好看,看起来受了惊吓,虚弱不堪,但此时兰芝顾不上担忧,面色着急而又古怪,不知道怎么开口,黎观月上下看看她,安抚道:“无需着急,慢慢说来就是了。”

她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将面临一个什么境遇。

兰芝抿抿嘴,凑近黎观月悄悄道:“公主……府中来了一个拿着信物,自称是您的、您的未婚夫婿要见您……”

她话越说越小声,看着脸色震惊又沉沉的黎观月,最后还是没敢说出来,那人带着小孩,口口声声怪她始乱终弃、要她负责呢。

“什么?你说是……谁来了?!”黎观月瞪大眼睛,觉得不可思议,第一反应便是认为有骗子。

“哪个坑蒙拐骗的宵小之辈敢诓骗到长公主府来了?!侍卫呢?带刀跟我来!”

她推开门,大步跨出,脸上带着冷笑,起了心思去瞧瞧能说出这种话的人,被兰芝急忙拦下:“殿下!他……他不是假的!他有信物,奴婢验过了,是真的……货真价实!”

黎观月转头,看着兰芝露出了费解疑惑的表情,对方点点头,拿出了一块玉佩,看到上面熟悉的龙纹,黎观月沉默了,她接过玉佩,抚摸着它,心里涌上一股惆怅。

那是先帝的随身玉佩,是先皇后与他的定情之物,自幼黎观月便看着他将这块玉佩宝贝得和什么似的,连碰都不让她碰,就担心她失手给磕坏了。

可某一天自大越边境回来后,他腰间空空,却兴高采烈地拍着她的肩膀道:“皇儿、观月,父皇为你寻了一门好亲事,如有一日有人拿着玉佩前来,那便是父皇给你挑的夫婿,你切记要好好收了人家!”

当日黎观月只觉得荒唐又无可奈何,心里并不当回事,哪怕是两个未曾谋过面的人交换了画像,后来也真的有人从乌秦送来信物要定亲,她也只是随手将信物一扔,连画像都没有打开过,就抛在脑后并不管它了,直到先帝病逝,她再也没记起过这门亲事。

现在,竟然有人拿着玉佩前来,再见故人旧物,黎观月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,抚摸着它,她沉默了良久,才淡淡道:“走吧,他既然能拿出玉佩,我也应该去见见这人。”

……

季延坐在前堂,优哉游哉地喝着茶,眼神不住在周围扫视,越看越觉得这长公主府内处处都好看,哪怕是些常见的摆件,都因为是黎观月府中的,显得顺眼了许多。

小孩儿就在他身边坐着,却分外不安分,扭动着身体想要站起来,“阿鹿!乖乖待着别动。”

季延眼睛一扫,警告似得低声道,阿鹿,就是那日的小孩被这么说了一句,转头捧着脸幽怨道:“我真想不通,你说你这不是讹人嘛……”

说着,脚步声起,环佩叮当,是黎观月来了。

掀帘、入内,乌发挽起,其上珠钗隐隐流转着银光,素色的衣衫似裁月华而成,衣袂飘飘、裙摆逶迤,眼神疏淡,似藏着一轮清冷的月在其中,淡淡扫过来,长公主的凤仪万千淋漓尽致。

季延眨眨眼,站起身来,看着黎观月缓步向他走来,胸膛中一颗心“噗噗”直跳。

相比他还能镇定自若行礼,身边的阿鹿一时有点看呆了,上次在书阁他忙着躲藏,根本没看清黎观月的脸,这是第一次直面黎观月。他心里嘀咕:怪不得三叔这么多年念念不忘呢,用尽手段也要来找她,要是他,他也忘不了啊!

就在叔侄俩看过来时,黎观月也在打量两人——

季延长发高束,更显眉目清俊、少年英姿,他面容棱角分明的近乎冷冽,却又因一双天生多情的桃花眼而冲淡了肃杀之气,反倒多了几分贵气。他身边的小童白胖可爱,神态天真,一看便知道是受尽宠爱、无欲无虑长大的。

莫名的,她松了一口气。

知晓两人身份,她也并不想多周旋,直接道:“二位所来为何?旧日婚约已然作废,本公主并未有婚嫁意愿,若是你们为此而来,便请无需多言。”

她神色冷淡且不耐烦,似是说完便要送客,让季延一下子便想起几年前她退婚时浩大的场景:

当时两人画像已然交换,形同成婚,可大越先帝病逝,不愿嫁人的黎观月为了中止婚约,竟然直接带着一队轻骑,连夜悄悄潜入两朝边界,直接冲进了军营中将他的营帐翻了个底朝天,找到了自己的画像带走了!

可恨他当日远远看见她纵马而来,还以为是心上人来看自己,傻傻地吩咐兵卒不许拦她,就这么让黎观月风卷残云般把定亲画像信物抢回去了,反应过来后,他策马狂追,却怎么也赶不上人,生生被甩在了后面!

想起往事,季延暗恨,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不可以再鲁莽,他微微冲黎观月笑了一下,迎着对方意外的眼神,幽幽地叹了一口气——

“季延此次前来,并不是逼迫公主履行婚约,实在是……我已活不下去!”

此话一出,黎观月被惊了一下,她迟钝地道:“什、什么?你怎么了?”好好一个人,怎么突然说生说死?

听了她的话,季延抬起头,深深看了她一眼,继续道:“公主有所不知,自从几年前您以那样……的方式退婚后,我便饱受周围人耻笑与嘲讽,流言蜚语已然逼迫得我没有颜面继续在那里待下去……”

他这样说,黎观月也想起了自己之前是怎样“强行”退婚的,不免有些尴尬,干咳了一声,原来的冷漠不耐也消散了许多——是啊,一个大男人被她这样强行中断婚约,想必会被人当做谈资笑话吧……

她尴尬的笑笑,此时也不好意思赶人了,只好干巴巴地说:“那……那你此次前来是为了什么事呢?嗯……我肯定是不能继续婚约的,这……”

她担心季延提出什么自己不好拒绝的要求,比如再续婚约之类,但对方好像不是这个意思——

“公主要退婚,我虽然十分难过,可我理解公主所处局势,也并非那等迂腐强硬之人,只能遗憾我与公主今生无缘,季某愿意成全公主意愿退婚……”

季延语气低沉,神色寥落,他越这样通情达理,越让黎观月觉得当初自己确实做的过分,更加底气不足起来。

她坐立难安,欲言又止数次后,终于硬着头皮开口道:“若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我绝不推辞,金银财宝、高官厚禄……”

“不!不用公主帮我什么,季某也并不为名利而来,只是……”他打断黎观月的话,抬起头,眼眸中竟然有些水光,道:

“据我乌秦习俗,成亲前与女方交换过的画像信物,必须要收回来才可……才可再度议亲,我深知与公主缘尽,不敢要求其它,只希望殿下能够将当初交换的画像还于我,我好拿着它,再去寻个不会嫌弃我曾被退婚的女子,了此残生……”

季延说得情真意切,身边的阿鹿面色古怪,憋笑憋得快撅过去了: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