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重生 >长公主拒绝火葬场(重生) > 第15节

第15节(1 / 2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那么问题来了——神医谷常年不与外来往,即使是有人上门求医,也并没有机会与弟子们过多交流,是谁向南瑜描述了灯王?

她转而又想到了这一世第一次见到南瑜时那套挑不出错的礼节——是谁教会了隔绝世外神医谷中的南瑜这些?

黎观月装作无意拂了拂衣袖,淡淡道:“是吗?本宫虽然长在京畿,却还没见过灯王,若有机会,怎么也要一睹为快。”

南瑜一僵,她的手指不自觉扣紧了袖口,尴尬道:“长公主尊贵,民间的俗物该是不入眼的……”

黎观月却浅浅笑了起来,满不在意道:“倒也不必这么说,民间有许多精巧美丽的东西非常惹人喜欢呢。”

她说着,慢慢往马车的方向走去,好像只是随口一提,并不放在心上,南瑜见状,悄悄松了口气,看来黎观月刚才应该没听清楚她说的话,那就好……

提着裙子,她连忙小跑着追上了黎观月,两人一前一后回去了。

侍卫在马车旁等着,满脸愁容,一见黎观月回来,连忙上前禀告:“殿下,前方需得绕道行进,属下去查探时发现本来的路线上被挖开了许多渠道,恐怕马车难以过去。”

多条渠道?

黎观月疑惑,按地图来说,此地应该并没有什么渠才对……等等!

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快步上前,一脸严肃地看着那名侍卫,急切地问:“渠道?你看清里面有无水流了吗?”

她重生后与黎重岩第一次争吵,便是因为引水到崧泽的那道奏章,黎重岩当初见她因此生气,便又下了旨意收回了命令。而她们现在到来的地方便是崧泽与其它郡县的交界处,按理说,渠道不应该开的!

侍卫回想了一下,肯定道:“回殿下的话,臣看得清楚,其中已经有了水流,不过并不多,只是涓涓细流而已,但其上泥土已挖开,马车必定是不能走的……”

黎观月的脸色阴沉下来,她知道黎重岩当初确实收回了那道开渠的旨意,也另拨了银粮补贴农人,所以现在水渠开了,必定是有人阳奉阴违。

应娄。

除了他,还有谁敢瞒着皇帝和长公主,悄悄做出这种事?更别说一开始开渠的主意就是他出的!

应娄这人惯喜欢做些与黎观月反着干的举动,有些是因为党派纠纷,有些则是纯粹为了恶心她。

黎观月有时也是真的看不懂这人,他出身没落世家,却在新贵间有一番地位;他是两朝旧党的中流砥柱,却又并不十分反对新党;他看似事事以黎重岩为先,可黎观月越看越觉得像是“捧杀”……

应娄是父皇亲指的太子少傅,自幼教导其功课,黎重岩敬之亲之,言行中多回护包庇。庙堂江湖无不传扬着这样一段君臣佳话,可此人包藏着的狼子野心,却让黎观月心惊。

前世她曾有一段时间认为,应娄是那种最顽固的“保皇派”,一心想着黎氏江山该由皇帝一人掌握,她这个长公主不该插手。看在最终他对黎重岩的忠心、对大越的忠心,黎观月虽然膈应,但也勉强忍着。

直到她替先帝死死守着的那个秘密被应娄发现,追查中才掀开了他筹谋多年计谋的一角,当时情况危急,黎观月顾不上那么多,一剑诛心,结果了应娄,可直到过去多年,午夜梦回,她还会想起应娄临死前的那一幕——

面色惨白的男子倒在地上,一双点漆般的黑眸还死死盯着她,扯出一个诡异癫狂的笑,不顾溢出满口的鲜血,挣扎着低语:“殿下、长公主殿下……你以为杀了我就能保住你们黎氏的腌臜事儿吗?哈……”

他大口喘着气:“黎氏大逆不道、得位不正,先祖又……□□人伦,其迹可耻荒谬,哈哈……”

“殿下,我的好殿下,两朝皇帝……都不敢公之于众皇后的面容,天罚降下,都不得好死,你和你那个弟弟,又会有什么下场呢?哈……臣在地府等着、在黄泉路上等着……”

长剑死死钉住他胸口的地方已经涌出大片的血,应娄急促地喘着气,鲜血不断从口中溢出,可眼神却仍疯狂、充满嘲弄。

黎观月面上、身上、衣裙上溅满了他的血,衬得她好像罗刹般可怖,可她面色平静,听了这些话也不起一丝波澜,只是缓缓的、坚定地将手中长剑插得更深。

淡淡道:“将死之人,其言可笑、无用。”

她为大越江山而生,守好它是她唯一的目的,至于那些宵小之辈,凡是妄图染指、颠覆的,都会被她毫不留情地斩于剑下——

至于报应、天罚……她从未惧过。

第24章 今生第一次惩罚南瑜(两章合一)

换了一条路,她们继续马不停蹄地往南边崧泽而去,直到日暮时分,才堪堪慢下来,停在了一间客栈前。

由侍卫前去安排好了所有,奔波了一天,众人都疲惫不堪。黎观月走得慢,随意扫了一眼客栈,堂中人来人往,正值傍晚,还算热闹,她停下了脚步,思索片刻,转身往楼下走去。

找了个隐秘又恰好听得清堂中说话声的地方,她要了一碗茶,慢慢品起来,不时注意着周围人的动静,茶馆、客栈来往的人多,一般是三教九流的聚集地,能从这些人的谈话间了解些江南现在的情况。

来往的多是商户、农户,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闲聊着农事、货物等,一碗茶喝完,黎观月心里大概有了些了解,便放下了银钱,打算回到屋内休息。正在这时,一群农户打扮的人揭开门帘,说说笑笑地进来了,她随意瞟了一眼,并没有在意。

突然,正当她转身上楼时,一声惊呼从人群中传来,嘈杂喧哗声顿时炸开!

她回头看去,刚才还一片祥和,此时一个黄衫打扮的人已经面如土色地倒在地上,急促的喘着气,极其痛苦地捂着胸口,眼睛睁地极大,眼中充满了血红的血丝,看起来可怖极了!

黄衫农户身边的同伴明显还没反应过来,手忙脚乱地扶着那人,急得面红耳赤,大声吼道:“快来人帮忙啊!快!快!”

黎观月站在楼上,将男人的痛苦面色看得清清楚楚,大喘气、扭曲的身体、暴起的青筋……她脸色一变,怎么与她记忆里前世的疫病症状这么相似?

她快步走上前,正要拨开人群仔细看清楚时,一声高喊突然响起:“发生什么了?我是医者!让我来看看!”

奋力拨开人群,南瑜匆匆小跑过来,脸上满是急切,发梢还带着水滴,看起来很是忙乱,围着的众人听了她的话,立刻推搡着分开一个缺口,南瑜顾不上男女大防,凑近男人,焦急地开始把脉、查看起情况来。

男人在同伴怀里抽搐着,喉咙中“赫赫”地叫着,脸色涨红,痛苦极了,挣扎的力度几次差点把南瑜掀翻,而她则毫不介意,抹了把汗,低声叮嘱男人的同伴控制住他,快速点了几个穴道,才让男人喘气声减弱了些。

黎观月站在人群里,静静地看着她动作,内心充满了疑惑与震惊——这还是她记忆里的那个南瑜吗?虽然前世她也算医者仁心,但绝非会为了一个普通的农人这么急切……

正在这时,南瑜抬起了头,向四周望了望,恰好与黎观月对上眼神,她眼眸一亮,急切道:“长……小姐,可否前去找我的师伯来,我能力不济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刚才还抽搐急喘的男人,突然在同伴怀里不动了,下一秒,男人便自己坐了起来,大喘气也不急切了、脸色也不红了,就连暴起的青筋都平复下去了,除了额上还有些汗珠,看上去竟然和没事人一般。

不仅周围众人呆住了,就连黎观月也瞪大了眼睛,南瑜话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,瞠目结舌。

男人摇摇晃晃站起身来,疑惑地摸摸自己身上,也费解极了,喃喃道:“咦,奇怪……怎么回事儿?”

大家都一头雾水,对视着看了几眼,有人出来劝散道:“哎呀哎呀,估计是魇住了,没事就好,大家都散了吧,散了吧,啊,还要感谢这位姑娘,多谢多谢……”

南瑜站在原地,明显没有反应过来,随意点了点头,讷讷道:“无事,无事,我是个医者嘛,应该的……”她显然是还没适应这样的场景,还做不到前世那样坦然、心安理得,匆匆应付了几句,便逃也似得回去了。

黎观月居高临下地看完了整件事的全程,蹙起了眉头,她看得细致,注意到刚才在人群中那个劝散众人的,正是客栈老板娘,此时她正悄悄退开,鬼鬼祟祟地往角落里走去,黎观月意识到不对劲,略一思索,跟了上去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